全球童书创作出版新趋势,专业人士怎么看? - 出版集团 - 中文
当前位置:
全球童书创作出版新趋势,专业人士怎么看?
来源:中国出版传媒商报 发布时间:2019.11.22

新媒体时代,我们可以一起做什么?

 

 

   白 冰(接力出版社总编辑):新媒体时代,全球童书的创作出版不断出现新的趋势,中外童书出版机构的合作模式也不断创新,催生了很多新的合作模式。首先,从单纯纸质书出版到多媒体融合出版的态势明显。近两年,在中国童书市场,数字出版从简单的文本内容的平移,演变为多种媒体相互融合的形态,以适应用户的不同使用场景。主要有三大趋势,一是有声化;二是产品形式交互化、富媒体化;三是承载数字内容的智能音箱、陪伴机器人等硬件设备,被越来越多的中国家庭所接受。中国与东盟各国的少儿图书合作不应止于纸质图书出版,而是要始于纸质图书出版。

  

   其次,由成书后的版权贸易,转为在立项初始阶段就联合策划、共同创意、联袂开发、国内外同步出版的新合作模式。希望中国和东盟各国的童书出版合作在创意组稿阶段就开始,从选题开发与创意阶段就进行沟通,在充分的市场调研基础上,整合作家、画家、图书资源,实现中国与一国甚至多国出版社的共同策划、共同出版。

 

   第三是原创IP全版权开发与合作。由单纯的纸质图书版权合作,转向全版权或多版权的合作,成为图书出版的新趋势。从图书版权发展到数字版权、品牌授权、IP 运营的理念已渗透到版权运营领域。中方机构期待与东盟各国出版机构合作,在IP产业链的延伸层面有更多尝试与创新。

 

   第四是联合设立奖项,推动国际间童书的交流与发展。2018年,接力社与俄罗斯莫斯科州立综合图书馆携手举办“比安基国际文学奖”,促进中俄两国自然文学创作出版的发展和提升,这是推动国际间童书交流与发展的新形式。我们可以根据东盟国家童书发展的特点与优势,有更多类似的探索与尝试。

 

   第五是从单本图书的版权交易到深层次的战略合作。中外出版机构不再满足于单纯的版权贸易,而是通过共同设立合资公司(股份制公司)、共同开发图书市场、共同分享出版资源等方式,探索更深层次的战略合作。

 

 文学精品是版权交流源泉

 

   王泳波(江苏凤凰少年儿童出版社社长):名家精品在内容的原创性、图书的品质、图书所表达的价值观与时代契合度等方面都形成了版权输出的竞争力。曹文轩的长篇小说《青铜葵花》,2005年由苏少社首次出版,印刷逾300次,销售数百万册。2012年,与英国沃克尔出版社签订该书的全球英文版权。2016年,《青铜葵花》获中国版权金奖作品奖,这是我国版权领域的唯一国际性奖项。

 

   其次,中青年作家的培育助力了版权贸易的蓬勃发展。苏少社与越南、马来西亚等国家建立了长期、稳定的合作伙伴关系。相继有韩青辰《因为爸爸》输出阿拉伯语版权,赵菱《大水》输出越南语版权,这预示着青年作家的作品开始在“走出去”工作中初见成效。

 

   第三,通过国际组稿的方式和世界童书作家合作。我们必须接触内容资源的创作源头,增强对国际创作力量的了解。同时,通过探索不断提高我们对于国际优质原创内容资源的统筹力,拓展出版外延。

 

   第四,策划高端人文交流活动,提升影响力。通过组织策划国际推广和交流活动,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不断提高自身在国际主流媒体的出镜率,在国内外产生积极的影响。

 

中国童书如何为世界提供高品质内容

 

   张昀韬(天天出版社总编辑):内容是出版和授权的核心。中国童书市场在年龄线的贯通与年龄段的专业划分已基本形成完备产品线。15年前,中国童书出版大多集中在7~12岁的儿童文学板块,近15年来,我们从世界各国选择优秀图书,逐渐将各个年龄段和不同类型、形式、主题的出版填补完善。同时,也在各个年龄段、类型上策划出版了自有版权的图书,已经能够为世界提供全年龄段的产品内容。

 

   面向0~2岁的婴幼儿出版图书,对于幼儿的身体、心理发展要有专业的了解。看起来简单的书,却是对儿童认知能力研究、心理研究,以及互动与乐趣的综合表达,比如《汽车汽车爱玩水》《嗨》。适合3~6岁儿童的图画书,包括故事类、知识类、游戏类等。比如《带你看故宫》《我用32个屁打败了睡魔怪》。7~12岁年龄段适读的图书一直是中国童书市场的热点,内容最为丰富。除了文学,科普、文化类也有许多优质内容。

 

 

   基础性内容建设完备,多样的小角度出版纷纷出现。在中国童书市场,绘本、科普百科、儿童文学是三个最大的板块,占中国童书市场份额的70%。儿童文学是最大类别,但占比逐年减少;绘本类增长迅猛,规模已经可以和儿童文学比肩;科普类一直比较稳定。中国的原创绘本从形式上“像一个绘本”,发展成为更多考虑儿童性的、内容和形式更加统一的图书类型,也更加具备国际适应性;知识类图书从基础的百科类图书向小角度、小专题的细分角度,提供更多的内容;文学类则更加多元——诗歌、童话、小说、幻想文学都有相应丰富的内容产出。

 

马来西亚童书市场活跃

 

   谢增英(马来亚文化事业有限公司编辑部经理):2016年,马来西亚出版业的总产值约4.05亿美元,2017年人均阅读17本书。马来西亚约有500家出版社,主要集中在首都吉隆坡。其中350多家在教育部注册,主要从事教科书出版。500家出版社中,活跃的大概只有1/3。根据马来西亚图书出版协会的资料显示,大部分出版社是50名员工以下的小型私有公司。只有两家上市出版社,即彩虹出版集团和文语控股公司。以出版马来语图书为主的有PTS出版社和KarangKraf集团;以出版华文综合类图书为主的有大将出版社、三三出版社;以出版少儿类图书为主的有彩虹出版社、红蜻蜓出版社、大树出版社、联营出版社、合力出版社、嘉阳出版社等;以出版漫画为主的有平方集团、品口动漫社;以纯文学类出版物为主的出版社有有人出版社。根据马来西亚国家图书馆提供的数据,2018年,各语种出版社共申请18663种国际书号。马来西亚书局的华文图书绝大多数从中国引进,主要以小说、童书、历史为主。

 

   近年来,马来西亚的童书出版相当活跃。马来西亚图书出版协会的数据显示,80%的会员以出版童书和教育类出版物为主,童书出版以小说和漫画为主。例如,红蜻蜓出版社以出版少儿类小说为主,其图书版权已经输出到中国。品口动漫社出版的图画书,如《黑色水母》《长颈》也长期占据马来西亚畅销书排行榜。大树出版社近年来也开始出版桥梁书和适合幼儿阅读的童书。

 

 在泰国,人们还读书吗?

 

   吉拉察娅·米瑟缇(南美出版有限公司国际项目编辑主管):在泰国500家出版社中,专业出版商占65%,小型出版商兼发行商占19%,出版商兼书店占14%,提供出版和其他多种服务业务的机构占2%,其他服务包括卖玩具、文具等。泰国出版商的数量正持续减少,市值也不断缩水。2017年,泰国有524家出版社,总市值约5.7亿美元。2019年减少到500家出版社,总市值约4亿美元。儿童读物是走势比较好的图书类型,市值占全部图书市值的13%,约5000万美元,同比增长60%左右。

 

   渠道运营方面,泰国有5家主要的图书分销商,B2S是泰国最好的连锁书店,他们不仅提供泰语和英语书籍,还销售娱乐产品、文具和食品。我们现在也为孩子和家长提供更多学习服务、阅读空间,例如组织营利性质的团建活动、父母工坊、教师培训,以及学习辅导类的研习社、针对学校和家庭的夏令营。目前,我们正在不断开拓英语和汉语教学市场,泰国的“雨豆树”就是让读者身处自然环境中,提供独立学习空间的培训项目。

本文转自中国出版传媒商报

( 责任编辑 : 乌兰 )

发表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Baidu
sogou